Archive for October, 2008

Iklimler

October 21, 2008

衰男人,臭男人,肉慾橫流何為愛?

癲女人,喪女人,冷熱無常何為愛?

半杯酒總不夠,喝之酸味,棄之可惜,怎樣也是錯!

Awake

October 21, 2008

媽媽,我會好好的生存下去!

I’m Not There

October 14, 2008

Velvet Goldmine

School of Rock

9 Songs

Shine a Light

Across the Universe

就是音樂才能令我感覺。

「你的鼓打成怎樣?又再開始結他了?我想你玩音樂是為了減壓吧?」原來對我來說是這麼難回答的問題…努力搖頭…「…我玩樂器不是為了減壓…我想我都沒有甚麼壓力吧…我不懂得說…總之,不玩,我就不開心了…」我答。

Heaven

October 14, 2008

證明了天使存在又如何?

證明了天國存在又如何?

沒有神在聽他在潻黑中的禱告。

近乎無知的天使燃著通往美好的燈,閒盪過,那一刻,一切都變得美妙,一切都變得值得欣賞。

現在的潻黑,更加可怕。

好像看見點點星光?錯了,那都是一切崩壞粉碎、變成「無」之前一刻的細沙。

天使只能在記憶中出現了,記憶卻漸漸和幻想螎合,最終幻想佔了極大部份。

知道一切都是幻想,但沒有甚麼可以做了。

憤怒,惱自己被幻想支配。

我想為你做任何事,但我連你是誰我都不知道…

Mamma Mia!

October 14, 2008

諗諗吓依首歌又食到喎 – Blur – Boys and Girls 😛

講到尾,都係鐘意 The Beatles 多過 Abba,鐘意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多過 Feel the beat from the tambourine. 衰格。